2009年7月10日

想起了那一晚

趁着这一天下午没教补习班,我驾着那辆娇小的灵鹿到了安顺找中六友人叙旧。当然,叙旧嘛,总是天南地北的畅所欲言,而不知不觉的午间的阳光问候完晚霞离开了。 此时夜幕已上映,是十一点了吧。大家也明白该回家了,很识趣的付费开始走人了。 “我送你们回去吧”我对其中两个女性友人说。 “好吧!” 因为其中一个女生住在芭尾(较为偏远的住宅区),所以我想先送她回家。回她家的路又长又窄,加上路旁都没有什么照明的路灯,路上是那么的漆黑而大家也都累了。在宁静的夜晚,幽寂的下玄月更显得诡异,不吭一声的挂在高空望着还在路上活动的人们,当然包括了我这辆在行驶的夜归车。 这一路上,不晓得是我驶得慢,还是她的家真的很远,感觉上在那乌漆抹黑的羊肠小道行驶了很久都到不了似的。 终于,抵达了。她下车后便快速的进家门了,也对,因为那一区的治安不太好。在我做了一个U转弯后,前方不太明亮的双车灯正好照向一间小庙宇。它只是隔了几间我朋友的家而已。 突然,我看见前面有个人!他穿着白色的衣服,可又不像是平常的那一种。再仔细点看,奇怪!那像是长袍吧。更怪的是怎么他还戴了顶白色的高帽子呢?此时,他正走进那间漆黑的庙宇。在那么阴暗的情况下的我也只看见他的侧身。啊!此时的我心想,那么样的装扮好像是黑白无常里面的白无常吧!!!我赶快问我另一个在车上的朋友有没有看到和我所看到一样的东西。。。 我们俩都看见了那个“人”!!!我们在车内停顿了好几秒。。。 “应该不是吧,可能是人扮的。或许那晚刚好有法会什么的吧!” “是吧。。。” “那走吧!” 我于是故作镇定的开始往前驶,在经过这条长又窄的路上我们俩什么都没说,一片寂静。而离开的时候,我怎么又觉得这条路好像没刚才来时的那么长,不久便回到了大街上。不过在我心里,我了解途中没有所谓的喪府告示。。。

4 comments:

jfook 说...

scary leh wei..

XtasyM 说...

O.o

SuFang~Sophia 说...

或许是心理作用?可能庙主有仪式要办?

Ken 说...

就算是庙主有仪式要办也不必穿成那样吧?@~@|||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Powered By Blogger

搜索更多